Partner im RedaktionsNetzwerk Deutschland

特别节目

Podcast 特别节目
Podcast 特别节目

特别节目

aggiungere

Episodi disponibili

5 risultati 24
  • 禁用抖音:需要知道在抖音应用程序中发生的事情
    抖音和国家安全并不兼容。那么保护公民的隐私呢?和法广同属法国世界媒体集团的法国电视24台采访了“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的专攻信息和数字技术领域的律师Etienne Drouard,请他对这一问题分析解惑,他表示"自己感觉有点尴尬的是,有关国家安全的说法并没有得到也能保护公民隐私的某种事物的支持,而不仅仅是欧盟委员会的工作人员" 。今天的特别节目就为您介绍这次采访的内容。谢谢收听。 法国电视24台:抖音有十亿零七十万的用户,对吗?所以这是个惊人数字,在美国就有一亿一千三百万的活跃用户。当然,这个年轻人非常广泛使用的应用程序有它游戏性质的一面。然后它还有另一面。另一个是质疑它是北京的一个间谍工具,美国的一位共和党民选官员说,它是中国共产党的一个现代特洛伊木马。那么,这种说法在多大程度上是有可能的? Etienne Drouard:我想知道,刚刚做出的这个决定,可以看到中国政府的代表说,必须给美国上堂市场经济的课,因为禁止抖音,就是妨碍了竞争。目前我们没有任何信息可以让我们说,一方面特洛伊木马是如何通过安装抖音进入了你的手机的,而这是可以通过电脑查明的。其次,中国政府是否会获取抖音用户的数据?是的,中国政府有接触。因为和所有非民主国家、或民主国家的政府一样,他们都有权利获取信息。 法国电视24台:具体点说,反正技术上已经允许抖音获取一定量的数据。 Etienne Drouard:是的,数据来自它的用户。在上网使用的时候, 法国电视24台:那么,具体来说,就是当你的苹果手机或其他任何品牌的手机上有抖音的应用程序的时侯? Etienne Drouard:你的社交圈子里中都有谁?你们都谈些什么?你的个人兴趣是什么?以便能够确定将哪一类的新闻或是快讯传送到你的手机屏幕上,这些信息费用是由广告支付的,我们在社交网络中投入了间隙广告,是这些广告让应用程序能正常运转。对抖音来说,是这样的,对所有的社交网络来说也是这样的,网络都是靠广告和数据运作的。 法国电视24台:问题是,中国确实不是一个民主国家。而且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因为战争关系的地缘政治背景下,同时还有欧盟。我们是否可以说,欧盟谈到了保护自身机构,这是她说的,当她禁止欧盟工作人员使用抖音,说这就是理由。这个理由正确吗? Etienne Drouard:所以这是一个政治理由,但目前为止在欧洲还没有法律的书面规定。我完全不是在批评它的实质,但至少是在方法上。美国援引国家安全的文本,来禁止可能破坏国家安全的程序。特朗普政府以保护美国未成年人为借口,已经想强行将美国未成年人的数据托管在美国本土,而不允许从中国获取。那是一整套的方式方法,有来自拜登政府的一项法令,为这一禁令提供了理由。在欧洲,是一个对欧盟委员会工作人员的政治声明,是一位雇主正对他的雇员说,让他们将抖音卸载。两者使用的工具是不一样的。 法国电视24台:的确,中国人……你说是没有得到证实的,所以我看了一些媒体的报道,比如说美国网络新闻媒体——热点快递(BuzzFeed),说BigDowns的中国员工有机会接触到数据,如《金融时报》的记者,有可能会成为目标。这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Etienne Drouard:是的,这是有可能的,甚至是任何服务中固有的,无论谁为你提供社交网络服务,都有员工进行日常维护,并有有权访问任何账户,排除安全故障或是进行监控。在这里,这种大规模的监视以及政府可以获取账户信息的特性真的很成问题。我们不能得知中国政府的大规模特性或获取信息到底是什么,但我们可以进行假设。是的,当然,任何政府可以做到这一点。 法国电视24台:一个政府可以利用数据信息来对付某位记者,比如说在欧洲、或者美国的。 Etienne Drouard:是的, 法国电视24台:因为他们能接触到他的个人数据,他们会通过个人的数据知道他在给谁投票。 Etienne Drouard:你可以根据他的网络圈子、他感兴趣的议题来进行推断。 法国电视24台:比如说也能检测到对中国政府的批评, Etienne Drouard:当然 法国电视24台:也能检测到他手机里的内容,等等。所以什么都是有可能的? Etienne Drouard:都有可能。 法国电视24台:因此,美国给出的这个安全理由。所以他们(中国人)说美国人也在做同样的事情,脸书(Facebook),它的母公司Meta也处于收集个人数据的情况中,因此就可以知道使用者的各种信息,比如说脸书(Facebook) Etienne Drouard:我们欧洲人必须选择一个不在欧洲的本土上的某个警察,由他来监控使用脸书或其他源自美国的社交网络的欧洲用户。美国当局可以获得欧洲侨民的数据。当使用抖音时,中国当局也可以获得欧洲侨民的数据。这是固有的事实,在中国有法律适用,在美国也有法律适用,所以网络公司必须遵守规定,在使用程序中给政府留下一扇后门。 法国电视24台:我们不就是在到处打仗吗?我们的印象是,说到底,抖音在美国的使用要比其他地方多得多,因为无论如何,Meta集团和脸书(Facebook)在中国被禁。那么是不这也是问题的所在呢? Etienne Drouard:好吧,我们是在竞争。可是这是国家安全问题吗? 法国电视24台:不是,可中国人说美国人的所作所为是反对竞争。只是他们禁止了脸书。 Etienne Drouard:当然了,但从这里,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存在主权冲突,这完全是关于下载安装在数百万,甚至超过10亿个应用程序可能产生影响力的冲突。而我不禁自问的问题是我的青少年时期……,抖音用户在保护自己的隐私方面是否存在风险?中国当局是否可以搜索他们手机上的其他移动应用程序? 如果是这样,有监管机构为此制定法律。 保护隐私的机构,在法国有法国国家信息自由委员会(CNIL)。 法国电视24台:那就是说必须要去委员会提交审查申请。去…… Etienne Drouard:去提问了解情况。委员会可以研究这个问题已经有五年了,到目前为止,委员会还没有说过任何反对抖音的话。所以我只是觉得有点尴尬,因为有关国家安全的说法并没有得到也能保护公民隐私的某方面的支持,而不仅仅只是保护欧盟委员会的工作人员。 法国电视24台:那么今天我们究竟应该怎么做呢?在国民议会已经就这个问题展开了一个辩论。我们是否也需要通过谈论安全问题来进行监管呢? Etienne Drouard:嗯,我们欧洲和美国,在国家安全的定义上没有相同的成熟度。美国是一个联邦国家,我们还不是一个联邦。而国家安全的问题,国家保护是国家问题,可还不是泛欧洲问题。这就是为什么欧盟委员会要对公务员作出禁用的决定。但目前为止,法国还没有解释说,由于法国国家安全的原因,不得不禁止使用(抖音)。 法国电视24台:而在美国,情况可能就是这样的。 Etienne Drouard:那因为他们有工具可以这样做,有政府来管这件事。 法国电视24台:这样做对吗?这就是解决办法吗? Etienne Drouard:是的,我认为我们必须把正在发生的事情客观化。可以有…… 法国电视24台:为了保证做到是否应该禁止抖音呢? Etienne Drouard:必须要告诉我们抖音应用程序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有…… 法国电视24台:可我们不确定,尽管我们知道有私人数据信息。 Etienne Drouard:所以有两方面。其一:有一些东西是可以测量的。那就是你手机里的应用程序所做的。我们需要知道真相,我们需要能够告诉欧洲人,因为这个应用程序你的私人信息不能得到保护,我们需要采取法律措施。其二是中国政府是否从设在中国的服务器里获得数据?没人能知道,但我们可以假设,我们就可以根据第二点做出有关国家安全决定。 法国电视24台:那在这种情况下,就是说禁止使用抖音了? Etienne Drouard:为什么不呢? 法国电视24台:为了我们的安全…… Etienne Drouard:在这方面我们有司法工具。在2016年通过的欧洲法规,自2018年起生效。这就是为什么我说,我们可以采取行动已经有五年了,如果数据在中国或美国的保护程度不如在欧洲的保护程度,我们就不能把数据转移出欧盟。我们有法律手段来禁止这一点。 法国电视24台:这将是采取的正确步骤?  Etienne Drouard:这是我们目前力所能及的,暂时我们不会在没有制定法律的情况下做出任何决定或是政治声明,也就是说,要让自己冒险暴露在中国人的批评之下,以及在主观臆断或是保护国家安全方面我们束手无策的现状。所以,我认为必须通过实施现行的规则来确保这一地位。 法国电视24台:所以这就能导致……,能得到禁用的结果。 Etienne Drouard:我不是监管者,但监管者可以禁止使用(抖音)。 法国电视24台:另一个问题,是有关未成年人的,因为我们也看到了,未成年人平均每天花1小时47分钟上抖音。所以这是另外一回事。我们谈论的是对这个应用程序的依赖。国民议会已经要审查一项法律提案,提议将数码成人的年龄定为15岁。这样监管会有效吗?十五岁以下不能玩儿,十五岁以上的青少年可以玩儿,说实在的…… Etienne Drouard:超过或低于十五岁,是抖音根据使用者填写的出生日期来定,可青少年使用者可以背着父母用自己的手机来填写。那么这就是一种家庭的责任了。然后,有一些法律规定正在大力推进,特别是在法国,对未成年人的保护和年龄控制。要找到两者间的平衡点,如果我们想控制使用者的年龄,就会了解的很多详细情况。那么我们是否愿意让公司知道很多使用者的详细情况,来过滤你的年龄,还是想要对隐私的侵犯较少但又能保护未成年人的工具呢?目前议会正在讨论这些保护措施。 法国电视24台:因此,我们有了(规定)。关于这个问题,已经有很多讨论正在进行。 Etienne Drouard:但我们每天都有数以百万计的人上了网。 法国电视24台:数百万人,所以世界上有十亿零七十万抖音用户!因此,如果我们禁止这十亿多人使用…… Etienne Drouard:那就必须要向他们解释为什么禁用。 要向他们解释原因。非常感谢“霍金路伟律师事务所”的专攻信息和数字技术领域的 Etienne Drouot律师为我们答疑解惑。
    3/18/2023
    14:15
  • 三八妇女权益日关注伊朗与阿富汗女性的抗争
    每年3月8日国际妇女权利日这一天妇女的权益问题都受到特别地关注,这也从侧面反映出男女平权尚有很长的路要走,可悲的是,在诸多层面,女性的权益不仅没有进步,反而在不断下降,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最近也非常无奈地表示,"女性权益在世界各地受到虐待、威胁和侵犯。几十年来所取得的进步正在我们眼前消失"。他说:"几个世纪以来的父权制、歧视和痛苦的定型观念造成了科学和技术领域的性别差距。以目前的节奏看,性别平等这一天至少还需要三百年才能到来。“ 妇女权益协会最近也发出同样的警告。同时,各地的妇女和活动家正在动员起来,与歧视和基于性别的暴力作斗争。 本次特别节目,我们聚焦从去年9月份以来一直在为自己权利不断抗争的伊朗女性。在伊朗,"女性、生命、自由"是22岁的伊朗库尔德人阿米尼(Mahsa Amini)死亡后在伊朗掀起的前所未有的抗议运动的核心。阿米尼因违反伊斯兰共和国的着装规定而被道德警察逮捕,三天后死亡。之后,伊朗年轻女性一直站在抗议活动的最前沿,争取不戴头巾自由的示威活动逐渐演变成一场更广泛的反对伊斯兰政权的运动,同时她们和支持的男性也受到了镇压和各种残酷的虐待,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全世界看到了他们的勇敢和勇气。 女性、生命、自由 本次我们邀请到伊朗裔巴黎第三大学新索邦大学博士伊里斯-伊朗-法克洪德赫(Iris Iran  FARKHONDEH)女士,她先从最近伊朗多地发生的女学生神秘中毒事件谈起,虽然还没有人被抓捕归案,但伊朗人都似乎知道背后的黑手是谁。 法克洪德赫指出,大家可能已经听说了,在学校抗议的伊朗女学生受到了很多恐吓。她们通过摘下头巾,在黑板前散开头发拍照,从课本上撕下两位精神领袖(霍梅尼和哈梅内伊)的照片来进行抗议。最近在学校发生了很多女学生气中毒事件,上个周末伊朗16个省就有300多起,这些实际上都显示了恐吓年轻女孩的意愿,但是尽管有恐吓的企图,集会仍在继续,特别是在德黑兰的国家教育部前的集会。人们在上周日聚集在一起,要求对事件调查个水落石出。教师工会呼吁在3月7日举行罢工,学生会也加入了罢工行列。特别是德黑兰郊区的高中生也决定罢课声援遭到毒气袭击的女孩。 法克洪德赫说,虽然受到恐吓,但抗议运动仍在继续。即使是伊朗监狱内的女囚在最近几个月里也一直在抗议政权的各种虐待行为。去年 12月12日,18名女政治犯呼吁结束伊朗的死刑。在要求人权和男女平等权利的运动中,摩拉玛蒂(Narges Mohammadi)是伊朗妇女运动的一个重要人物。她是"100万个签名 "运动(旨在消除伊朗法律的性别歧视)的签名者之一,该运动始于2006年,在2009年获得了西蒙-德-波伏娃表彰女性自由奖,今年2023年,西蒙娜-德-波伏娃奖再次被授予了伊朗妇女。因此,事实上,看到国际上对伊朗妇女的勇气的认可是很重要,她们正在想办法让人们听到她们的声音,甚至从监狱里发出声音。 法广:伊朗的这次大规模的抗议活动始于库尔德女子阿米尼被道德警察逮捕后死亡,我们从网络上看到的诸多视频显示一些年轻的女性的抗议,为何有人对年轻的女孩子下毒手呢? 法克洪德赫:伊朗女孩从八九岁就开始被要求戴头巾,而且学校也是男女分开的。毒气受害者最年轻的大约是10到12岁。第一次毒气袭击开始于库姆这个非常宗教化的城市,伊朗的什叶派神职人员都是在这里接受培训的--早在11月就开始了,但在过去几天里,袭击一直在继续,并且愈演愈烈,开始被国际媒体报道,担心的情绪开始蔓延...... 最初的毒气攻击对象是10至12岁的女孩,也有高中女生,最近几天,大学也成了攻击目标。而伊朗人说,他们没有被一些政府说辞所迷惑,例如,司法部门负责人穆赫辛尼-埃吉说,防毒事件肇事者将以 "人间腐败 "的罪名受到审判。但在伊朗,人们认为这些事件实际上是对领导人的直接响应,因为去年10月,哈梅内伊曾说过“必须找到一种惩罚方式来解决这些反叛的年轻女孩的问题"。事实上,攻击是以某种协调的方式进行的,有时学校的校长不在那里,或者学校门被关闭,女学生不可能到外面去,当有母亲询问发生了什么时,她们被监禁了,所有这些都更加强伊朗人的感觉,即这是政权的报复,想恐吓年轻人。 如果目前还没有找到任何嫌犯,我们看到在此案中最先被逮捕的人实际上是一名吹哨人记者阿里-普尔塔巴塔贝伊,他在11月底揭露了库姆市的第一批案件。还有萨里娜-马哈茂德-萨利希(Sarina Mahmoud Salehi),她是来自卡拉季市的学生,她在大学受到毒气攻击后发表了一段视频。 法广:即使是年纪很小女孩也如此勇敢,意识到抗争的重要性?。 法克洪德赫:绝对!事实上,在运动开始时,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在抗议),我们很快看到,随着几周的时间过去,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活动......视频里看到女生们把两名精神领袖的照片从黑板顶部的框架上取下,用 "女人、生命、自由 "等口号取代。当他们的照片还挂在墙上时,(女孩们)在这些照片前竖起中指,她们拿掉头巾,散开头发。我们还看到许多(领袖)照片被被从书上撕下来,丢在地上被踩踏着。因此,即使在这些下毒问题之前,这个运动就已经很普遍了。越来越年轻的人在参与。有一个视频中,可以三个穿着粉色和紫色衣服的小女孩,握着坚定的拳头,你可以听到她们用她们小小的、非常坚定的身体喊出 "女人、生命、自由"……而事实上,我们看到,人们受够了的情绪,表达他们对自由渴望的需要。 法广:在一个独裁国家,有反抗就会有镇压,有报道说,伊朗今年已经处决了多人,被处决的人中有女性吗?在你看来,伊朗妇女和男子在如此艰难的条件中进行抗争,他们的勇气来自哪里,是什么力量让他们敢于为自由而冒生命危险? 法克洪德赫:这场运动是从吉娜-马赫萨-阿米尼被道德警察逮捕后的死亡开始的。事实上,它之所以发展得如此之快,可能是因为两位女记者尼禄法尔 -哈美迪(Niloufar Hamedi)和艾拉海赫-摩拉玛蒂(Elaheh Mohammadi)令人钦佩的工作,她们报道了这些事件,一位报道了阿米尼昏迷时的住院情况,另一位报道了运动发起地库尔德斯坦的葬礼。哈米迪和摩拉玛蒂目前仍在伊朗监狱中,被指控犯有可能被判处死刑的罪行。事实上,到目前为止,在伊朗被处决的是参加抗议的年轻男子。女性则大多沦为强奸的对象,被当作恐吓的武器。沙赫拉-莎飞克 Chahla Chafiq在周刊自由射手Franc-Tireur的一篇文章提到了这一点。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制作了一份关于秘密拘留中心的报道,显示在那里强奸是司空见惯的,不仅强奸年轻女性,也强奸年轻男性。在CNN的这个报道中,可以看到一名男子谈到他遭到强奸。女性大多是强奸的受害者。有一些年轻女性在获释后不久就自杀了。例如,Yalda Aghafazli,19岁,被捕后被释放,在释放后两三天,她自杀了,可能是因为她是这些强奸的受害者。 阿尔米达阿巴西(Armita Abbassi)不久前被释放,据悉她很快被送进医院,因为她实际上因遭受多次强奸而导致直肠大出血。在那些被监禁的人中有很多很多女性,其中一些人的指控可能使他们被判处死刑——幸运的是,目前还没有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对年轻男子的处决也是不应该发生的。而伊朗,不幸的是,在死刑方面有一个可悲的记录,在我看来,在这方面,伊朗作为仅次于中国。 伊朗妇女的勇气从何而来? 实际上,这些抗议活动在伊朗并不新鲜,伊朗妇女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经常上街游行,要求平等权利。我刚才提到在2006年开始的这个100万签名运动中。非常有名的阿琳耐加德(Masih Alinejad)在2014年5月也发起了一个运动,叫做 "我的隐秘自由",就是把头巾摘下来一会儿,拍下自己的头像,把视频放到网上,实际上就是要求这种自由,摆脱强制性的头巾的自由。最近曾被关押在狱中的亚萨曼-阿莉亚尼(Yasaman Aryani)和她的母亲阿拉沙伊( Monireh Arabshahi)被释放。阿莉亚尼入狱的唯一原因是在2019年3月8日在德黑兰地铁中分发白花来庆祝国际妇女权利日。她于2023年2月16日获释,从获释的那一刻起,她就摘下头巾,与母亲一起高呼:女人、生活、自由。母亲用波斯语,年轻女子则用库尔德语。因此,你所说的这种勇气,实际上很长一段时间以来就一直存在。 2023年获得奥洛夫-帕尔梅奖的Narges Mohammadi,最近刚从伊朗监狱出来,她在手掌上写着 "反对处决",这是她庆祝获奖的方式。2018年,一系列人物,包括贾法尔-帕纳希,还有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希林-埃巴迪,我刚才提到的纳尔吉斯-穆罕默迪,以及律师纳斯林-索托德,都呼吁举行公投。因此,这虽然不是一个专门的妇女权利倡议,但并非毫无关联。他们要求举行公投,看看伊朗人是否仍然支持统治阶级。他们还抗议许多人被逮捕,他们说其中一些人唯一的所谓莫须有的"错误",就是要求结束强制头巾。这些要求已经提出了很长时间。 问题是,为什么这次的抗议规模如此大?一方面,我认为这与信息流的流动性有关,与这两位记者Niloufar Hamedi和Elaheh Mohammadi所做的令人钦佩的工作有关,政权受到来自内部和外部的压力。大家可能听说过由八位伊朗人士组成的代表团,他们第一次设法团结在最低的共同点周围,即要求一个自由、民主和世俗的伊朗。因此,伊朗人民和侨民有一个共同的意愿,这与 "让我们成为他们的声音 "的口号是一致的。因此,我们尽可能地在国际上响应伊朗人民在当地的要求。 塔利班统治下阿富汗女性的抗争 法广:在伊朗的邻国阿富汗,塔利班已经完全剥夺了女性包括受教育在内的所有权利,她们也在极其艰难的条件下用生命在抗争,在争取自由...... 法克洪德赫:实际上,伊朗和阿富汗相比不同之处是,在伊朗,有些事情是伊斯兰政权没有能够逆转的。当我们看1970年代阿富汗的照片时,也能看到穿着迷你裙的学生。所以在阿富汗也的妇女也曾获得过自由。但在伊朗,我们还算"幸运",事实上,伊朗55%的大学生是女性,这意味着大学里的女性多于男性。 在阿富汗,抗争的女性是不了解塔利班的一代人。那里的20岁左右的年轻女孩,都是在2000年年之后出生。他们不知道塔利班,所以这种倒退对她们来说是难以忍受的。她们实际上曾经展望过未来,希望可以学习,从事某种职业。她们的“解放“几乎近在眼前却突然消失了。这就是为什么她们以如此大的勇气在战斗。我非常钦佩阿富汗女性的斗争,这里的悲剧是,当我们认为阿富汗正处于进步的路上,突然之间却倒退回到了20年前,但了不起的是,她们找到了抗议的方法,不被允许上学,就有地下学校被建立起来,人们互课he。姐妹之间互相教,长辈们教年轻人,等等。目前,阿富汗非常复杂的是,有一个可怕的饥荒,巨大的贫困,不幸的是,人们正在出卖他们的孩子。事实上,这真的很可怕,真的很可怕……   联合国秘书上在谈到阿富汗妇女时,也沉痛地说,妇女和女孩被从公共生活中抹去了。绝望中是否会有一线希望呢。古特雷斯最后说,父权制反击。我们也是如此。我在这里明确而有力地指出,联合国与世界各地的妇女和女孩站在一起。"   非常感谢您收听本次节目,感谢伊里斯-伊朗-法克洪德赫博士接受专访。
    3/8/2023
    17:04
  • 印度汉学家谈中印对俄乌战争的不同立场
    如果说俄乌战争使美国与欧盟等北约同盟国更加团结一致的话,它也暴露了西方国家与世界其他国家之间的距离。联合国大会在乌战一周年前夕举行的投票表决再度彰显了南北地区的差距,同前几次一样,在这个被法新社定性为使善恶之间的选择的表决中依然有7个国家投了反对票,有32个国家投了弃权票,而且,他们中不仅仅包括中国,巴基斯坦,伊朗,古巴等同俄罗斯同类政治体制的国家,也包括印度,南非等相对民主开放的国家。如何解释上述国家,尤其是印度等国的选择? 根据英国《卫报》上周公布的一项对包括印度,土耳其,中国在内的15个国家的民调结果,这项调查是由欧洲欧洲对外关系委员会(ECFR)研究中心举行,据介绍,在接受调查的9个欧盟国家中,平均有55%的受访者支持继续对莫斯科实施制裁,尽管这可能会对他们造成经济损失。 而相比之下,接受调查的非西方国家的回应截然不同,例如,76%的中国人、77%印度人和73%土耳其的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俄罗斯比战前“更强大”,或者说同样强大。 同样,他们中有相当一部分人许多人希望尽快结束战争,即使这意味着乌克兰放弃其领土。如果说对中国受访者意见的真实性可以提出质疑的话,如果理解印度和土耳其与西方截然相反的民意? 印度向来被西方称赞为是全世界最大的民主国家,在这场被许多观察家定于为是民主与威权甚至是专制的博弈中,印度为何举棋不定,没有站在民主的一边? 印度今年是二十国集团的轮值主席国,上周在印度南方城市班加罗尔举行的二十国财长会议就因为在对待俄罗斯立场上出现分歧而无法发表共同声明,上周印度政府的高级官员明确告诉路透社,印度不希望 20 国集团在印度轮值主席期间讨论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额外制裁。因为印度称现在不是战争时代了,应该促进和平。同北京政府一样,印度也期待通过外交与谈判迅速走出战争。作为二十国集团主席国,印度或将在今后的一年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那么,如何理解印度政府在俄乌战争问题上的立场?新德里与北京同样在联合国大会有关要求俄罗斯撤兵的投票表决中投了弃权票,但是两国对此问题的立场有何不同? 就以上问题,法广电话采访了印度新德里大学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谢刚教授。 法广: 谢刚教授,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首先请您解释一下印度为何在俄乌战争中持中立立场? 谢刚教授: 去年九月份,上海合作组织的会议在圣马尔罕举行,穆迪总理对普京总统说,现在是和平的年代,不是战争的年代,所以,这是印%,度对俄乌战争的立场,因为去年与今年印度的经济增长迅速,增长达到6%与8%,如果战争引发能源危机,印度的经济就不可能发展;第二点是印度与俄罗斯拥有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尤其是在武器上的合作,印度有75%的武器来自俄罗斯,所以,倘若战争深入,那么,对印度也十分有害。但是,印度并没有战略上的野心,印度的目标就是经济发展,地区稳定,印度同中国不一样,并没有战略目标。 法广:从政府的立场上来看,中国外交部日前明确谴责美国是造成战争的主要原因,中国与俄罗斯试图将印度,巴西等金砖国家拉过来应对西方阵营,我们注意到到,莫迪并没有明确地谴责普京,那么,印度是否也认为挑战这场战争的国家是美国呢? 谢刚教授:印度与中国对这场战争的立场有许多不同点:中国认为责任在北约,批评北约,但是,印度并不如此认为;印度总理也批评普京,中国没有;印度总理与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举行了多次会谈,但是,到今天,习近平与王毅都没有与乌克兰会谈;再就是在去年新加坡举行的香格里拉会议上,泽伦斯基间接地批评了中国政府,但是,他对印度并没有这样做。金砖五国以及上海合作组织之所以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对俄罗斯提出谴责,这是因为他们内部也有很大地分歧。比如说,哈萨克斯坦现在认为乌克兰危机对哈萨克斯坦也很不利,因为他自己地北方也有俄语地区,担心自己国内也会出现“顿巴斯地区”。所以,他们没有明确支持俄罗斯。再就是金砖国家都是发展中国家,俄乌战争使他们的经济增长遭受重挫,所以,他们都很担心。所以他们都没有积极的参与。其实,印度与中国在这场战争中并不是主角,俄罗斯与美国才是主角。 法广:但是,倘若,中国与印度愿意积极投入的话,他们是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比如说,倘若,中国与印度停止从俄罗斯进口石油与天然气,那么,俄罗斯的经济将难以为继,但是,中国与印度并没有做出类似的选择。印度作为民主国家,媒体拥有相对的自由,印度舆论对政府继续从俄罗斯进口能够是否提出批评? 谢刚教授:有的,印度有许多自由派媒体,他们的资金对外开放,与许多西方媒体又直接的关联。印度自由派媒体批评俄罗斯,以及美国等参与国造成的摧毁。印度在乌克兰也有许多留学生,一年前从乌克兰撤侨也引发了许多批评。印度担心的是能源,粮食以及化肥等方面的供应。 正如谢刚教授所指出的那样,印度担心的是战争所导致的经济,能够,化肥等方面的负面影响。德国总理舒尔茨上个周末对印度的出访可谓是雪中送碳,增加双边之间的贸易投资是舒尔茨此次出访的一大重点。俄乌战争凸显类似俄罗斯的政治体制对社会稳定的威胁,对投资者带来的风险,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多的西方企业撤离中国,德国有媒体甚至形容说,印度或将成为德国的中国。 可以肯定的是,乌克兰战争正在颠覆世界的格局,定义一个新的世界秩序。 非常感谢印度新德里大学的中国问题研究专家谢刚教授接受法广的专访!
    2/27/2023
    12:11
  • 王吉贤和达莎: 战火中在敖德萨的这一年.....
    一年前,即2022年2月24日星期四,临近凌晨3点(格林尼治标准时间),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在一次官方电视讲话中说:"我决定在乌克兰进行一次特别军事行动"。所说的理由是对这个邻国进行 "非军事化和非azification"。然后,弗拉基米尔-普京直接对乌克兰军队讲话,呼吁他们 "放下武器"。普京的这个行动一夜间让4400万乌克兰人失去了平静生活的权利,陷入了战争的炼狱中。 实际上,战争爆发前几个星期,西方情报部门一直在警告说,俄罗斯军队在与乌克兰的边界上移动。而当普京做出战争发言时,联合国安全理事会正在就这一问题举行会议,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呼吁立即结束冲突。但是一年后,战争仍在继续,普京继续发出好战宣言,联合国秘书长在安全理事会纪念周年的会议上对乌克兰人民在过去一年中遭受的苦难也只能遗憾地表示,一年前的今天,俄罗斯入侵乌克兰 "造成了大规模的死亡、破坏和流离失所",造成了 "难以言喻的痛苦",他们的 "生活是一个活地狱",用几个词概括就是:死亡、破坏、性暴力、流离失所、"强迫失踪" ! 联合国秘书长说,目前大约1760万乌克兰人,即近总人口的40%"需要人道主义援助和保护",而40%的人口没有足够的食物。这场战争在欧洲引发了几十年来前所未有的移民危机,"整个欧洲有800多万(乌克兰)难民,乌国境内有500多万人流离失所。超过一半的乌克兰儿童被迫离开他们的家园。" 古特雷斯补充指出其中一些与家人分离的儿童面临 "暴力、虐待和剥削 "的风险。   因此,"我们需要和平,一个符合《联合国宪章》的和平"。古特雷斯重申,这一宪章不仅仅是 "纸上谈兵",而是 "我们的核心"。  2月23号,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优势通过了一项决议,呼吁实现这种 "公正和持久 "的和平,要求俄罗斯军队立即从乌克兰撤出。俄罗斯拥有否决权的安理会在一年内召开了40多次会议,但仍未就这一问题作出任何决定。  的确,言语可以用来描述苦难,但没有经历过战争的人难以体会到这一年来乌克兰人的经历和心路历程。  本次乌克兰战争特别节目请居住在乌克兰的北京人王吉贤和他的妻子,乌克兰女孩达莎讲述他们的经历和故事。 在乌克兰从事的软件开发工作的王吉贤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时,因在网上发布与中国官方叙事不同的乌克兰战况,在中国遭到封杀,一时间成为公众人物,但他在应对战争炮火的同时也被迫陷入另一个网络战场,但王吉贤一直用开朗的方式应对,他在战争中收获了最美好的爱情,与乌克兰女孩达莎相识相恋后结婚、他说,不后悔留下来,要继续留在乌克兰继续为当地的经济建设努力。现在自己非常幸福,要把每一天都过好。 达莎的故乡在乌东被俄罗斯占领的卢甘斯克地区,她在敖德萨的大学学习中文,战争的爆发让她平静的大学生活一夜间消失,她说自己成了“难民”, 在找工作时,结识了王吉贤,两人相爱后在战火中结为夫妻,他们也经常通过视频分享生活,也让我们看到战争中城市的人和生活的面貌,他们从不失幽默和调侃,是用快乐的情绪应对战火总生活的艰难…… 王吉贤在接受法广专访时说,他从没打仗之前到现在变化非常大,也经历了几个阶段, 可能现在看一年前的自己觉得在某些方面看问题时思想还是很单薄。他说,小时候受的教育一直让他以为是中国人民最仇恨侵略者,他喜欢看的日剧里演打日本人,是因为他们侵略了中国,而且以为中国人对侵略者态度应该是跟抗日剧里边那样,义愤填膺,同仇敌忾,但没想到中国认为俄罗斯入侵乌克兰是“特别军事行动”,没有别的看法。他幽默地说,自己没有紧跟党的步伐,而是特别中立地去看,说俄罗斯把首都基辅都给炸了,而乌克兰这是在自卫,这些话就给他带来了“第二战场 ”——舆论战场的祸根,以致在中国遭到全网的封杀,同时也遭受到各种网络威胁恐吓和人身攻击。 通过王吉贤一年以来的视频,可看到敖德萨的变化,从最初在防空警报声中还悠闲地在街上喝咖啡吃饭,到听到导弹爆炸声,看到爆炸,再到冬天的停电和断网等,一些在和平时期没有人会注意的细节都成了他们开心的原因。 王吉贤介绍说,敖德萨当地目前的情况挺好,尤其有两件事让他特别开心:首先是从上周以来,他家对面房子的灯亮了;另外就是晚上回家时,楼下的路灯亮了——这说明曾经被导弹毁坏的核电站已经恢复工作。王吉贤说,最初导弹攻击的时候是随机性袭击民宅,后来就专门炸桥、炸路和炸发电站设施,特别是入冬之际的轰炸,导致乌克兰整个冬天陷于能源危机,最严重的时候是连续三五天没电,后来很长一段时间是每天白天供电三四个小时......现在供电基本正常,也让当地人可以逐步恢复了经济和相对正常生活。 他说,导弹最初攻击的时候大家都被吓到了,好多人走了,没走的人虽然能坚持住,但攻击电站就导致生产和生活都被停滞;没走的人虽然不害怕,但要继续活着,就需要生产经营,要用电用水,而这些设施又被打击......如果说,俄罗斯第一轮打击是导致人死亡,是对人生命的威胁。 第二轮打击就关系到每个人的生存问题,是整个经济的崩溃,工厂没电不能开工也让更多人失业,物资生产不出来,物价就会上涨。 经历了几个月的拉锯时间后,目前这些问题在不断地被缓解,直到几周前,核电站恢复了工作,现在几乎每天24小时供电,街上路灯亮了,冬天最冷的时候也过去了。王吉贤说,之所以路灯正常了让他们特别开心,是因为整个冬天晚上出门没有灯,只有路过的车灯照明,最夸张的时候,街上红路灯都没有,在家里不仅要忍受寒冷,看外边漆黑一片还时常有空袭警报,都会给人非常大的心理压力,灯亮了以后心里才能更加踏实。 在这种情况下, 乌克兰人对这场战争的看法如何?  王吉贤指出,一年以来,人们对战争和对死亡恐惧的看法,确实发生了很有意思的变化,从战争爆发最初一两个月对防空警报的恐惧到习惯,剩下的感觉就是愤怒,人们心里更多期望的是和平。他说,对他来说与其胜利, 更期望的是恢复正常生活,但同时当然胜利也很重要, 这是一个特别微妙的问题。他说,身边的人更真实的想法是:国家胜利很重要, 但国家胜利不就是为了能正常活着吗? 所以都希望战争赶快结束,能够让人们恢复正常的生活,而不是说要不计一切代价的这种胜利。周围的人打皮了,打累了,虽然没打怕, 但也不像好战分子一样,要一直打,打到莫斯科去…… 王吉贤说,乌克兰老百姓对总统泽连斯基的支持率非常高,也非常喜欢这位总统,但是老百姓和总统之间, 还有一层乌克兰政府 。泽连斯基上台其实也是在做一步步改革,但乌克兰之前和现在都存在腐败问题,但这和泽连斯基本身确实没多大关系。泽连斯基的政令是反腐的, 也是真正做实事的。比如发电机的价格之所以能够被控制下来,是总统下令让所有发电机以及相关配件免除关税。所以老百姓应该说都是支持最高层的,总统没问题,老百姓和上层都比较厌恶中间层的这个腐败问题。 对于今后的打算,是离开还是继续呆在这里的问题,王吉贤说,如果没有战争的话, 敖德萨真的像天堂一样,而现在他收获了最纯洁的爱情和幸福的婚姻,所以找不到任何要离开的理由,未来还会在这儿继续建设,通过多开公司,多雇人,多交税来帮助促进当地的经济活动。另外,从个人私生活来说,他也觉得完全不后悔留在这儿,甚至认为这是一个 幸运, 能够留在这儿也找到了美丽纯洁的爱情。 王吉贤最后说:“当然战争也改变了我很多…… 想开了的话,在这儿遇到的威胁是死亡威胁, 但人怎么着最后都得死,可能三十多岁就死的确有点冤,但这事我控制不了。我能控制的是,今天没死, 今天就好好活着。 哪天导弹真来了,真被导弹炸死了就没了……反正早晚都得死, 但是我每活一天, 这一天都让我觉得这辈子活得很值。 ” 这次访谈的详细内容请点击收听对王吉贤和达莎的专访。
    2/25/2023
    25:48
  • 乌战一周年:北京事先知晓否?
    2023年2月24日是俄乌战争一周年的纪念日,联合国大会此前通过了有关乌克兰战争的决议,美国,欧盟,俄罗斯以及乌克兰政府的领导人都在此期间发表了声明,北京政府也在纪念日的当天推出了乌克兰和平计划12点,再度重申了中国政府呼吁通过政治谈判解决分歧的立场。文件既没有对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加于谴责,也没有要求俄罗斯军队撤出乌克兰占领地区,同样,在联合国大会昨晚举行的要求俄罗斯撤兵的议案表决时,中国再度投了弃权票。对欧盟来说,北京表面中立实际与俄罗斯站边。尤其是中国外交最高代表王毅2月22日访问莫斯科时,俄罗斯总统普京亲自宣布了中国主席习近平出访俄罗斯的计划,这一切都向外界显示北京的所谓中立立场的明显偏移。不过,观察家都注意到北京政府对习近平的出访计划既没有确认也没有否认,普京先下手为强的做法很明显使北京有些尴尬,但是,北京又为何如此被动地遭受莫斯科的绑架? 事实上,一年来,有一个问题始终困扰着研究中国与俄罗斯关系的学者们,那就是俄罗斯在发动入侵乌克兰的战争之前,是否正式通报了北京?也就是说中俄对外声称的所谓“无上线的友谊“的金色光环的成色究竟有多少? 虽然对此一问题的解答并不能够对平息战火带来多少帮助,但它或许能够对中国对俄乌战争反应带来一些解释,也或许能够对莫斯科与北京之间的关系带来更加深层的解读。 法国知名的中国情报部门研究专家,出版了多本有关中国情报机构研究专著的Roger Faligot 先生就在2022年10月出版的《中国档案》一书中提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中国的情报机构难道不知道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计划吗?当然,之所以提出这一问题,是由于中国官方在此一问题上始终模棱两可,观察家注意到,每当北京试图改善与西方之间的关系时,就会通过《金融时报》等媒体通过“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中国官员”的方式向外界披露,北京事先并不知晓普京对俄罗斯的入侵计划。 不过,对中国情报部门有深入研究的Roger Faligot 先生来说,北京不可能事先不知道俄罗斯对乌克兰的入侵计划,因为根据他的了解,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之前的几周,北京驻莫斯科使馆的军事情武官经常会见俄罗斯联邦官方安全委员会的官员,当然,这并不一定意味着莫斯科是在与他讨论入侵乌克兰的事宜,同样,乌克兰当局在乌战爆发之后不久就宣称乌克兰政府机构的网站在战争爆发前夕遭到来自北京的网络攻击,当然,也有评论认为这或许是乌克兰政府使用的策略,试图向北京施压,避免北京同莫斯科站边。 总而言之,对这位中国情报部门的研究专家来说,北京不可能事先对俄罗斯的入侵计划一无所知。Roger Faligot 在文章中介绍说,事实上乌克兰情报机构与中国情报部门之间始终维持交流;中国国安部事实上在乌战爆发后担任了外交交流的作用。他还披露说,事实上,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之所以避免直接回应乌克兰总统泽伦斯基,拒绝与他举行会谈,其原因除了担心来自莫斯科的反应之外,也是由于担心喜欢公开透明的泽伦斯基会将中乌首脑之间的对话对外公开,从而引发意外的后果。 作者指出,中国官方在舆论造势上也谨慎地制造了两边倒的评论,一方面在照单全收俄罗斯官方媒体的报道的同时,在发表一些称赞俄罗斯形势一片大好的文章的同时,也发表了中国前驻俄罗斯大使高玉生的文章,预测俄罗斯迟早将会失败。 不过,北京的骑墙立场或许有可能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或许北京从一开始确实并不知道俄罗斯入侵乌克兰的计划,这也是《中国档案》一书的编辑者,法国中国问题评论员,法新社驻中国办公室前社长董尼德(Pierrre Antoine Donnet )的观点,他向法广解释了,为什么同Roger Faligot 相反,他本人并不认为北京事先收到了莫斯科的通告, 董尼德:“ 我个人认为北京政府当时也是措手不及,其实有许多迹象都表明他们并没有受到通告,北京多次作出类似的暗示,因为他们不能够明确地对外公开表示,因为这就意味着是对普京政策的反对,而且,可以看得到,这也是北京多次显示有些被激怒地原因所在。因为从北京随后的反应来看,多个迹象都显示,北京事先并不知情,但是,北京官方不能够实话实说。我们来回想一下,2022年2月4日,普京抵达北京出席北京奥运会,他与中国主席习近平举行了长时间的会谈,我们知道他们会谈的一部分内容,因为这部分内容被公开了,但是,另外一部分内容我们则并不知晓,那么,普京是否在会谈中告诉了习近平他准备在两周后攻打乌克兰,说实话,我们或许永远也不会知道真相。其实,普京并没有必要将消息告诉习近平,因为美国情报部门在几周前就早已经宣布,而且,中国情报部门也一定知晓,因为中美之间也存在一个不公开的安全对话,所以,这一切都使我认为,即使普京并没有亲口告诉习近平,中国方面已经拥有一定的信息可以预测即将发生什么,所以,其实,这说到底普京事先是否通报北京其实并不重要。但是,如果普京确实没有通报习近平的话,这应该是北京恼怒的原因所在,因为这意味着事实上俄罗斯对中国缺乏信任。“ 不过,倘若俄罗斯在发动攻击之前并未事先通告北京,而与此同时又同北京发表所谓”“中俄关系上不封顶、友谊无上限”的共同声明,这岂不是有公开戏弄北京的嫌疑?那又如何理解北京在联合国安理会以及在联合国大会上就俄乌战争的议案上一而再,再而三的支持莫斯科?北京为何在遭受羞辱之后依然支持俄罗斯? 对此,董尼德先生这样回答说:“原因其实很简单,北京已经多年来是莫斯科的盟国,这种联盟虽然从军事角度并不存在,但是从战略意义上早已如此,尤其是美中之间的竞争关系日益激烈,尤其是在台湾问题上,北京逐渐陷入四面楚歌的处境,他所能够依靠的支持国的数量越来越屈指可数,除了俄罗斯之外,就只剩下伊朗,朝鲜等极少数国家。中国家外交部日前明确表示,引发乌克兰战争的因素是美国,类似的说法是前所未有的,中方与美方都在试探对方的底线;同样,美国政府近日也邀请了台湾外交部长吴钊燮以及安全部门的官员与美国白宫的安全官员举行秘密会谈,中美两国类似的互相测试的行为将上升到何种程度?这种互相抬杠的行为从拜登总统上台之后就不断发生,将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值得进一步观察。目前而言,中方的斡旋余地越来越有限,尤其是在东南亚地区,作为反应,中国因而不得不向俄罗斯靠近。” 俄乌战争一周年之后,交战的乌克兰与俄罗斯双方似乎都对赢得战争持有期待,美国以及欧盟则公开声明将始终支持乌克兰直到最后一刻,那么,北京政府的立场将如何演变? 对此,董尼德先生指出:“我个人认为,中国政府会很谨慎,他不会公然与俄罗斯更加接近并且组建军事联盟,这将是一个重大的转折,因为这将激发来自美方的更加严厉的制裁,而且,美国的盟国欧盟以及日本等国也将紧随期后,这对中国来说将十分不利,因为中国经济十分糟糕。不过,难于预料的是,倘若习近平被逼上梁山,不得以而作出与俄罗斯联盟的选择的话,那将会是十分危险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国总统拜登在讲话中强调,必须与习近平保持对话,避免使他在不得以别无选择的情况下作出错误的选择,因为这对引发灾难性的后果,尤其针对对台湾而言“。 值得指出的是,近日,中国的自然资源部官网将中俄边境的八个地名加注中国原有名称,这些地区曾经是属于中国的领土,有评论认为这是出于使用方便,也有人认为,这是为了暴露了中共前领导人江泽民卖国的丑闻,更有人认为这是北京开始与莫斯科保持距离,一旦俄罗斯战败,可以坐收渔利。 不过,对董尼德先生来说,这是北京政府对中国国内的宣传,他说: “这个信号是针对中国国内发出的,因为每当中国政府处境艰难时,就是煽动民族主义,这是北京政府加强民族凝聚力的有一个措施,使中国民众支持政府已经做出或者即将做出的决定。” 非常感谢法国中国问题评论员,法新社驻中国办公室前社长董尼德(Pierre- Antoine Donnet )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2/24/2023
    10:03

Stazioni simili

Su 特别节目

Pagina web della stazione

Ascolta 特别节目, 要闻分析 e tante altre stazioni da tutto il mondo con l’applicazione di radio.it

特别节目

特别节目

Scarica ora gratuitamente e ascolta con semplicità la radio e i podcast.

Google Play StoreApp Store

特别节目: Podcast correlati

特别节目: Stazioni correlate